🐧薛定谔的波函数之死

一葉浮萍歸大海,人生何處不相逢。

虛詞的意義。

布宜諾斯艾利斯

阿根廷

地球

太陽系第三軌道

獵戶臂

銀河系


至——


我的文學實習生沒有如約而至,但我被放了園藝假。雖然我因為沒有合適的玫瑰花種子沒在搞園藝,但這還是園藝假。這是個好笑的事情,因為我的旅費全部有人支付,而我卻來到一個消費水平並不高的城市。為了讓我離安圖遠遠的,就算我說我要去月球也會有人給NASA全額撥款。地址已經被透露給你了,我在布宜諾斯阿裡斯。人們說這是南半球的巴黎。我在想這言論有多少是因為巴黎是席流動的盛宴:不然京都豈不是日本的巴黎,柏林是德國的巴黎,…巴黎本身倒在這無窮無盡的比喻其中失去了韻味。讓我們還是說,我在這獨一無二的布宜諾斯阿里斯。


有人說紐約是個動詞。我...

關於你。

我放棄了郵編。

甚大望遠鏡陣

阿他加馬沙漠

智利

南半球

地球

太陽系第三軌道

獵戶臂

銀河系


至——


你在做什麼呢?當然了,你現在在讀我的信。但是在這之前你在做什麼呢?是看我看不懂的論文還是吃食堂的火雞三明治?我不需要知道,但是你最好知道。因為我現在在和這張紙談論你。(看,我們用來衡量現在的標準多麼奇異。語言是如何影響我們對時間的認知呢?這就是一個體現了。你的現在和我的現在不是同一個現在,因為我們的現在並不一致。老阿爾伯特在笑了。)


你。你是誰?你是我的博士,我該詛咒的愛人,我的收信人,我此時此刻的研究對象。唯一的研究對象。因為我現在不在望遠鏡下了;我在我的宿舍裡。星星對現在的我來説不過是...

信。

一個郵編?這種地方也會有郵編?
安圖,甚大望遠鏡陣
阿他加馬沙漠
智利
南半球
地球
太陽系第三軌道
獵戶臂 銀河系

至——

我在何處為你寫下這封信?在不確定性海洋的正中央,在名為經典物理的島嶼上:從這避風港上看去各個方向藍色的水面完全一樣。此時此刻我在懷念那沒有黑體和量子化的時代,那是荷馬的世界,連悲劇都是確定的,人不勝天的,雖然悲傷卻只有哀悼的。但如今,物理學倒成了《哈姆雷特》,物理學家變成了莎士比亞:無法捉摸占據了世界的全部,是生還是死?問這句話的是丹麥的王子還是盒子裏未卜的貓,亦或是維格納的朋友?我不知道,而無人能給我答案。但是我可以確定的是,也許是除了我存在於此之外我可以確定的唯一一件事,我瘋...

天幕之后。

我杀老粉条敏感词系统。

灵感来源于Adele的skyfall。其实九月份就写好了,没有映射时政的意思。校园网难用的要死,现在才得以用电脑登lof,所以现在才发出来。

这是说好(谁和你说好了)的那个格局稍微大一点的汉的同人。没有cp向有也不承认。ooc,ooc,ooc。

震惊!他竟然在酒馆里被这样......


我喜欢核战文学。没了。


一点小小的废话,可以不看。

我大声说一下,美史最近可能只会发翻译。我耽误了很久的那篇hamburr终于要开始翻译了。一篇格局更大的(也许我应当说稍大的)美史相关还在写,我尝试了新的写作方式,不知道怎么表示,但旧的文风还在影响我。我已经努力不拖拉了,原来拖拉得像拖拉机。玻海入圈四年从来没写点什么,我真的很惭愧。正在准备一篇稍长的文来交点份子钱。
马上要开始新的学习阶段,怪紧张的。现充对我来说是很久没有接触的东西了,但对我来说写东西也是除了物理之外现充最大的一部分了。
quote一下哥本哈根。“You play happily with your toy cap-pistol. Then someone else picks it...

给所有人看团爹呜呜呜呜我永远爱他呜呜呜

饭团团团团:

是给落老师的生贺…。
照照片抄真人也太难了!!
“生日快乐,送你一个笔记本。新的一年也要努力学习量子物理。”
(。

2018-08-28 /  æ ‡ç­¾ : æµ·æ£®å ¡ 23  

凌晨四点

凌晨四点

这是生命的故事,失眠的人们沦落的生涯。
一篇hamburr(当然了我还能写点什么。)

灵感源于辛波斯卡《凌晨四点》及Adele的Hello。剧情是歌儿的,主题基调则是诗。
写于大概是六月二十八日晚。当天画画时突然听到了Hello觉得太真了啊这就是hamburr,晚上又受了点前任的刺激,干脆写了出来。我对于AB在欧洲的生活一无所知,所以是随便写的。至于为什么是赫尔辛基,因为我喜欢。
是还菌君 @Bactriana 的债,我是无限拖稿之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猖狂而没有礼貌的大笑)。
和老静 @SILENT 撞梗了真的很不好意思……这大概就是狐朋狗友间的心有灵犀。

正文。

他醒来...

If i didn't care.

是那篇Neither of us的前传(什么)。

hamburr。 现代au。
ooc,重度ooc,土下座,土下座,土下座。

简介
有时候他觉得自己想得太多,也忘记了太多。

正文
他沉默地站起来,收拾好桌上青蓝色的卷宗夹子,把借来的圆珠笔还给同样沉默的Pendleton。办公室理应十分吵闹,可它们如同被虚化了的白噪音一样融化,成了某种足以凝结空气的安静的背景。灯光太刺眼了,白亮的线扎的他有一瞬间的恍惚:他觉得这不是他工作的地方,戴的不是自己的眼镜,怀里的夹子也不属于自己——他的夹子该是烟灰色的,上面黑体白字“Merci.”,里面夹着Philip半岁的照片。他控制着自己没有在回忆中用拇指摩挲那张...


蓬山此去無多路,青鳥殷勤為探看。

Duesenberg/Loopy。

🐧這是我。

繁體字出於個人愛好。

Physics nerd。做假藥的,阿司匹林只有98.9%的純度。

精神故鄉哥廷根,紐約城的超速司機,華爾街主保聖人的修女,施季裏茨旗隊長的打字員,前副總指揮現帝國大元帥的清潔工。

我又又又爬牆惹,現在的心頭好是佩,認錯態度非常良好的那個。

一個無聊透頂的人,非常懶的文手,經常性躺平。

需要謹慎處理。

是沙雕现代诗歌(。)
反正就是讲决斗……多么悲伤。
不想等美国时间了,我很快乐(快乐你个鬼)
嗯嗯嗯……。

不知道叫什么的贺文。

胡写的,大陆会议男子天团的日常。高度ooc,土下座。继续阅读表示你知道我写的很傻比了。

“杰斐逊先生!”

咣当当。

“杰斐逊!”

咣当当当当当。

“托马斯杰斐逊!!!!”

咣当当当当当当当当。

是约翰亚当斯,一定的,因为富兰克林博士不会干这种自掉身价的事。老天爷!亚当斯,这个来自新英格兰的律师,又讨人厌又喋喋不休。他每天都要来敲门,有时候是早上太阳刚刚升起来的时候,有时候是大会的午休,有时候是散会之后。谢天谢地他还没有半夜三更来过,不然他一定要把这个家伙从楼梯上丢下去,搞得杰斐逊现在一听到有人敲门就头大。他只能站起身去开门,不出意料地看到激动无比的亚当斯和几节台阶下的富兰克林。...

一个脑洞!先堆在这里我以后写(?)

占tag实在不好意思毕竟我妹有成文,但是我会写成成文的!!!!(同人骗子。)
空间看的一个梗叫危险系数,每个人头顶一个数,1到10。10最危险。于是就有一个这样的脑洞。
大概是这个调调。
等我研究了怎么从文字里贴图就把原梗塞进来。
Hamilton從第一次真正見到Burr就知道這個數字是10,畢竟飄在頭頂的數字這個一眼就能看見。但是他從來不明白為什麼這個人會是最危險的,連傑斐遜都只有7。直到他被擊中倒下,啊,原來這就是10告訴他的一切。

“說真的,Burr,你想不想殺了我?”他某一天這樣問,語氣里半是認真半是開玩笑。但是他心裏其實害怕得要命,不知在何時襲來的死亡會以為著他再次一無所有。
失去是他不能承...

2018-06-19 /  æ ‡ç­¾ : Hamiltonhamburr 24 3

胡说一句,60粉就开点梗活动,就抽一个,限:
1.逆转奇兵benwash
2.Hamilton剧内除了jamilton之外的百分之八十的cp(至于是哪80%看我心情(?
3.建国史向除了jamilton。
至于为什么没有jamilton因为我雷这对。不好意思土下座+10086
……所以别让我尴尬啊!!!
(醒醒吧你不可能有粉的(你还欠债了(miu人我就黑箱了

Neither of us.我们谁都不。

现代au。主要角色死亡。ooc,重度ooc,土下座。
靠我第一次没说,是个hamburr

涉及人物自杀,涉及人物自杀,涉及人物自杀。
介意的话请千万不要看。

“听着,这很重要。”
心理医生又问了一遍,声音更加严肃。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听Washington的话花钱买罪受。他十分确定这个女人和他签过保密协议,但他不想回答。那种事每回忆一次都是下一次地狱,就好像吞下安眠药的是他一样。
他想过Hamilton的死法,无数次,无数种。在他们分开以后他毫无恨意地猜想过这个黑眼睛的家伙会如何离开人世。他不是在咒他,只是在思考,在猜测,猜测Hamilton该如何离开这个该死的世界。比如被他送进去的某个犯人枪杀,...

2018-04-25 /  æ ‡ç­¾ : Hamiltonhamburr 46 15

一篇benwash。Immortality.不朽

请大家称赞 @SILENT 美丽静静,这是她的梗,也是她起的题目。送给她,希望别急着退坑再陪我一会○○○
这是清明节贺文(……)
高度ooc,我为此道歉。土下座,土下座,土下座。lams暗示。

正文。

Benjamin叹息着打开拉开储物柜的门,手指摩挲过漂亮的木质雕花,享受着光滑的质感。Mary回父亲家探望亲戚,他一个人呆在自己家的宅子里闲的发慌。傍晚的阳光照过玻璃窗户,空气干净得没有一丝灰尘。柜子里的一个大盒子跳进了他的视线,他依稀记得这是从前和战争相关的纪念品。战争,那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就像是随便一瞥中眼角出现的灯光,在追忆时变得模糊不清。
他端着那个 盒子走到了书房,把它随手丢在了地上。...

上一页 1/3